加入收藏|

您好,欢迎来到减贫研究数据库!

  • 全部
  • 图书
  • 报告
  • 图表
  • 资讯
高级检索
热词推荐: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国外智库看减贫
【世界银行】2021年全球经济展望
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
来源:世界银行
编辑:wangximing
作者:世界银行
内容时间:2021-01-05

【文章框架】

本文指出新冠肺炎大流行对投资和人力资本的负面影响预计会阻碍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经济体(EMDEs)发展。全球经济复苏因近期新冠肺炎二次疫情爆发受阻,但伴随疫苗的应用改善信息传播、消费和贸易环境,预计未来全球经济复苏将在预测范围内加强。限制病毒的传播,为弱势群体提供救济,以及克服与疫苗相关的挑战,成为政策需优先考虑的事项。随着危机的缓解,政策制定者需平衡巨额且不断增长的债务风险和因过早财政紧缩导致经济放缓的次生影响。为应对疫情的负面影响,各国必须通过保障健康和教育、优先投资数字技术和绿色基础设施、改善治理和提高债务透明度来增强复原力。全球合作将成为应对挑战的关键。

【观点摘要】

1.新冠肺炎疫情将导致90%以上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体人均GDP下降,数百万人重陷贫困。对于超过四分之一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体而言,疫情将抹去近十年人均收入增长带来的收益,三分之二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体2022年的人均GDP将低于2019年水平。全球减贫近30年来的收益将受损,贫困发生率重回至2017年水平。疫情对长期生产率增长的不利影响阻碍未来的减贫前景——信心恶化抑制投资,而学习调整学年(learning-adjusted schooling years)损失和长期失业侵蚀了人力资本的早期收益。疫情对脆弱的低收入国家的打击尤为严重,其复苏将更为缓慢,因其大规模推出疫苗的速度落后于发达经济体。

2.尽管债务水平很高,但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为应对新冠肺炎危机实施了前所未有的财政支持,以维持国民生计,应对经济活动的崩溃,并推动最终复苏。然而,相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体政府能够提供的支持较为有限,尤其是对于低收入国家等财政空间较小的国家。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流入仍然疲软,外国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流动不足,加上出口收入下降,导致一些商品出口国货币大幅贬值,贷款成本上升。银行盈利能力降低,资产质量恶化。特别是在银行系统较弱的国家,违约率飙升,信用降级,金融系统弹性降低。

3.发展中经济体产量预计在2021年将增长5%,主要取决于外部需求的稳定性和疫情防控情况。世界银仍然下调三分之二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预测增长率,特别是在欧洲和中亚,二次疫情导致经济复苏困难。低收入国家预计增长将温和恢复,这由于主要贸易伙伴(尤其是中国)的外部需求按预期复苏,以及随着2021年初有效疫苗在国内推广促进隔离措施逐渐放松所致。低收入国家不断膨胀的政府债务负担预计将严重制约财政政策。以债务透明度为基础的全球协调债务减免可帮助几个低收入国家获得复苏所需的财政支持和社会保护。

4.预计2021年超过四分之一的经济体的投资将再次萎缩。疫情也将阻碍人力资本发展。长期失业会使工人离开劳动力队伍,并导致去库存化,可能降低未来收入,削弱人力资本。同时,学校的关闭将使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学生学习时长减少约三分之一。

5.最贫穷、最脆弱的国家和人口受疫情沉重打击,使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更加遥不可及。疫情第一次扭转了全球贫困率下降趋势,将使1亿多人陷入极端贫困。新冠肺炎疫情预计将对弱势群体的收入产生负面影响。日益加剧的不平等放大了全球经济衰退对贫困的影响,数千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教育中断的长期影响在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更为持久,特别是影响到那些无法获得充足基础设施和技术的人口,并留下更持久的负面影响。

6.低收入国家面临的风险例如疫苗推出速度放缓、财政空间严重受限导致的发展支出减少、不平等加剧和政局动荡加剧。2020年,外部需求大幅下降、工业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石油)下跌以及旅游活动崩溃,加剧了为缓解疫情蔓延而实施的社交距离和封锁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

7.在生活水平方面,在极端贫困发生率最高的低收入国家中,人均GDP较2019年下降6.4%,预计2021年将下降0.3%,直到2022年才可能恢复。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口比例将上升4个百分点,逆转近5年来在减贫取得进展。从长期来看,疫情可能对低收入国家的活动产生巨大且持久的创伤性影响,因为高失业率、收入损失、失学和健康状况恶化会对劳动生产率产生持续影响,特别是当免疫规划和孕产妇保健服务的中断对妇女和儿童产生负面影响。随着政府债务大幅上升,低收入国家政府面临严峻选择:持续的政府赤字、不断上升的偿债成本和疲弱的增长可能会引发对主权债务的持续担忧,而与此同时,政府需要支持弱势群体,并促进经济复苏。

8.在社会治理方面,越来越严重的政治动荡对低收入国家构成重大风险。在萨赫勒的许多国家(布基纳法索、马里、尼日尔),恐怖活动成为主要安全威胁。疫情加剧社会经济脆弱性,许多国家的长期政治不稳定则进一步阻碍经济恢复。

9.在粮食供应方面,疫情扰乱低收入国家的粮食供应,损害了家庭收入,粮食安全问题凸显。疫情还加剧了低收入国家对不利气候事件的暴露,加剧农作物灾害程度,并引发粮食短缺和粮食价格飙升。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疫情可能为低收入国家创造资源从传统种植业向高附加值制造业和服务业转移的机会,由此实现部门再分配,如果辅之以鼓励竞争和吸引国内外投资的政策,可促进低收入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提高劳动生产率,促进经济增长。数字技术的广泛使用也可刺激部门生产率的提高,对当地社区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

10.疫苗部署的速度可能超过金融市场的预期,引发信心的急剧上升,并带来国内需求的强劲增长。随着就业复苏和疫情引发的不确定性消失,消费和投资将稳步增强,受冲击最严重的服务业,如餐饮业和旅游业,被压抑的需求将大幅上升。与此同时,全球联合抗疫的经验带来了全球走向多边主义的新动力。对稳定、开放和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体系的支持可能会推动关税降低、外资增长、贸易复苏,并带动更强劲的全球增长。

【作者简介】

世界银行集团,由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国际开发协会、国际金融公司、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和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五个成员机构组成。凡是参加世界银行的国家必须首先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会员国。世界银行为发展中国家提供金融和技术援助,致力于减贫和全球发展。[拓展阅读]

原文地址:
发布时间:2021-02-01

相关资源

下载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公告|帮助中心|咨询建议|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