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减贫研究数据库!

  • 全部
  • 图书
  • 报告
  • 图表
  • 资讯
高级检索
热词推荐: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国外智库看减贫
【布鲁金斯学会】深度贫困地区与地方发展的关联性
Poverty hotspots and the correlates of subnational development
来源:布鲁金斯学会
编辑:wangximing
作者:Raj M. Desai,Homi Kharas,Selen ?zdo?an
内容时间:2020-12-01

【文章框架】

本文指出,经济发展水平无论在国家间还是国家内部均存在不均衡状况,不同地区间收入差距日益扩大。然而,由于政府对经济发展的空间集聚效应不够重视,许多国家的经济增长受到阻碍。作者通过“邻里效应”和“溢出效应”来分析影响国家内部具体地区经济增长的因素,并研究邻近地区经济增长率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通过分析169个国家的3000个地区数据,作者发现空间自相关是影响区域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作者亦发现区域经济发展受国家经济政策之外的因素影响,比如农业用地的可持续性、疟疾传播条件、冲突等,因此,作者指出,对深度贫困地区的识别和空间定位具有重要意义。

【观点摘要】

1.经济活动在空间上分布不均,虽然一国国民收入水平趋同,但国家内部不同区域间人均收入差距仍在扩大,世界最贫穷地区人均收入近乎无增长。有观点认为,国家内部各区域间收入差距加剧全球收入不平等状况,因而了解空间上收入不平等更有利于解决极端贫困地区发展问题。当前,空间经济差异的实证研究多采用国家层面下地区一级的数据,但不考虑变量间空间相关性或结果依赖性,通过回归分析推测全球水平。然而,忽略空间溢出或化其为零的方法亦导致预测偏差较大。

2.作者依参数化空间分析使模型参数成为位置的函数,利用来自169个国家下地方行政单位的2894个观察数据,研究地区地理特征、有形资本与人力资本、市场连通性与冲突指标等对发展的影响,探究区域发展的决定因素。

3.通过分析包含全球地理编码的横截面数据集,作者发现空间因素明显影响地区发展。区域间存在显著的空间相互影响性,相邻区域的增长将溢出至邻近地区,即使这些区域并不属于同一国家。作者发现,地理、气候、人力等因素对发展具有重大影响。有利的土壤条件、较高的降水量、较低的海拔、较低的冲突水平对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同时,作者发现有条件收敛的证据,即低收入地区经济增长速度高于高收入地区,这与此前对美国各州经济条件性增长的预估一致。

4.有条件趋同下,若要遵循“不让任何人掉队”或加强社会包容的原则,就需要具体的空间经济政策。通过追赶型增长增加国内移民、促进地区间发展条件趋同,实现机会均等,这与现有案例证据背道而驰。随时间推移,因人口自然增长规模超过外迁人口数量,使生活于深度贫困地区的人口数量持续上升。高人口增长率无形中将破坏深度贫困地区的社会稳定与发展前景,形成“贫困陷阱”。

5.研究所采用的横截面数据集,基于全球行政区域数据库的利用网格化的GDP数据,以2011年购买力平价水平计算得出地区的经济增长值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复合年增长率。数据显示,到2015年,包括中国、印度等亚洲大部分地区已脱离低收入水平。全球深度贫困地区更为集中,尽管西非地区贫困状况有所改善,但中非与东非地区仍面临持续性挑战。印度东北部、喜马拉雅山北麓、缅甸、老挝、阿富汗、湄公河下游等仍存在深度贫困地区。在拉丁美洲,巴西东北部与中美洲部分地区,人均收入水平同样很低。

6.经济增长异常快速的地区被经济增长异常缓慢的地区包围,反之亦然,出现“贫困集群”。通过对基准空间进行回归,在充分考虑直接效应、间接效应、溢出效应与总效用的基础上,选择10个协变量:最初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以2000年为基准)、土壤的农业适应性、国家暴露度(state exposure)、疟疾传播的温度适应性、是否存在石油或天然气、海拔高度、到最近港口的平均距离、到最近大城市的交通时间、受教育年限以及是否有致命武器冲突。结果显示:第一,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处于初始水平对经济增长有负面影响;第二,可耕地面积较多的地区经济增长较快;第三,有利于蚊虫繁殖的热带气候对地区发展消极影响;第四,低海拔地区经济增长速度加快;第五,距离国家政治中心近的地区经济发展速度较快;第六,石油或天然气储量、距离港口距离、到最近城市的旅行时间对经济增长无明显影响;第七,受教育年限对地区发展影响巨大;第八,一场导致死亡的冲突可能导致地方经济增长率降低0.3%。

7.冲突可能受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影响,临近区域因素会影响某一地区发展和冲突。例如,贫穷地区对武装叛乱团体吸引力高,便于团体招募更多成员。此外,经济风险可能会加剧多民族或多宗教地区的紧张局势,引发群体冲突。

8.环境风险会加剧政治风险,引发冲突相关死亡。环境风险、政治风险与国家层面的低发展水平、贫困相关,比如干旱会掠夺,引发冲突。气候变化给全球社会带来越来越大的风险: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浓度继续上升;生物多样性持续下降;海洋环境恶化;土地退化占全球陆地面积的29%。应对环境风险是加快发展和确保地方不再落后的关键。

9.对高收入国家而言,农业土壤适宜性可能并不重要。地区行为趋同对中低收入国家及低收入国家仍然具有重要意义。疟疾是阻碍中低收入、低收入国家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农业适宜性对低收入、中低收入国家的发展有积极影响。虽然冲突似乎不会影响低收入国家的收入增长,但它会影响低收入国家的中等收入增长。国家风险敞口、石油或天然气储量、海拔高度和预期受教育年限对低收入国家均很重要,而对中低收入国家而言,这些因素并不重要。

10.2015年,仍有超过10亿人生活在平均收入水平长期偏低的地区。这些深度贫困地区多位于低收入、中低收入国家。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表明,世界最需关注的深度贫困地区集中在亚马逊盆地、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南亚。

11. 经验证据表明,尽管某些地区面临诸如极端温度、不适宜居住的土壤和靠近国家边界的地理限制,但其他变量仍发挥重要作用。人力资本、基础设施和连通性、防震能力和治理都会影响地区发展。作者呼吁政府关注投入不足的地区,为深度贫困地区分配更多资源,同时完善国内政策问责机制,帮助确保资源分配更符合当地需求。

【作者简介】

Raj M. Desai,乔治城大学外交事务学院副教授。

Homi Kharas,布鲁金斯学会全球经济和发展高级研究员。

Selen ?zdo?an,暂无。


发布时间:2020-12-14

相关资源

下载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公告|帮助中心|咨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