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繁體版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减贫研究数据库!

  • 全部
  • 图书
  • 报告
  • 图表
  • 资讯
高级检索
热词推荐: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5年脱贫7000万,时间紧,任务重,精准扶贫是关键!CPAD全方位展现我国贫困地区档案、减贫政策演进、贫困成因与减贫努力、国内外减贫理论与实践、专家观点与建议、减贫数据图表,为学术提供理论指导,为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为中国减贫事业提供智力支持。

国外智库看减贫
【布鲁金斯学会】终结贫困,一个都不能少
Leave no country behind:Ending poverty in the toughest places
来源:布鲁金斯学会
编辑:wangximing
作者:Geoffrey Gertz,Homi Kharas
内容时间:2018-02-10

【文章框架】

本文首先对千年发展目标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进行对比,指出后者对最贫穷国家的重点关注。然后,作者对严重脱轨国家进行定义,并分析这些国家在发展方面面临的障碍和挑战。最后,文章对解决严重脱轨国家的发展困境提出建议。

【观点摘要】

1.千年发展目标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存在本质性差异,千年发展目标强调高速发展的大国经济体对全球减贫与发展的推动作用,而可持续发展目标则强调提升最贫穷国家人们的生活质量和国家发展潜力以终结全球极端贫困。

2.严重脱轨国家是指在2030年前最不可能实现脱贫的国家,该贫困标准按2011年购买力平价计算为1.9美元/天。根据这一标准,作者发现全球195个国家中有31个国家在2030年依然存在绝对贫困,且贫困率至少为20%。这些国家尽管贫困率有所下降,但是由于其原始贫困率过高或减贫速度下降,面临无法脱贫的局面。作者预估在2030年左右,80%的贫困人口将来自这31个国家。

3.阻碍严重脱轨国家发展的障碍主要来自4个方面。尽管31个国家中有24个为世界银行定义的“脆弱国家”,但是其脆弱性的含义不尽相同,因此作者排除脆弱性,将其他更符合国情的因素作为主要障碍。

(1)政府效率不足。政府缺乏行政、管理和提供服务的能力,这意味着政策无法顺利实施、官僚机构缺失或腐败、无法提供基本服务等。

(2)私人部门发展不足。公司面临巨大经营困难,导致国内、国外投资不足。尽管一些严重脱轨国家存在收益较高的部门或产业如天然资源,但是由于市场发育不全和政府效率不足,发展机会无法转换为收益。

(3)冲突和暴力频繁。严重脱轨国家冲突频发,且战争经常会蔓延至周边国家,导致国家发展中断、基础设施被毁、社会信任丧失。

(4)自然灾害和环境风险。在严重脱轨国家,穷人生活在抗灾能力较差的区域,如河边或洪泛区。这些地区往往缺乏基础设施、社会公共服务和政府干预,导致灾害发生后无法有效减灾。

4.帮助严重脱轨国家实现发展,需要本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目前针对严重脱轨国家的援助不足且效率低,在2015年仅有23%的国际援助流向严重脱轨国家,而这些国家的贫困人口占全球极端贫困人口的80%。尽管对严重脱轨国家的援助效率与其他国家相似,但是考虑其巨大的发展需求和低层次的非援助资源流动性,其投资回报率较低。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对援助国家存在巨大偏好差异,很多非偏好的严重脱轨国家无法得到足够投资。

5.在严重脱轨国家,援助类项目取得较好效益,与其他非严重脱轨国家情况类似。这就意味着在严重脱轨国家,国际援助是可以发挥一定效用的。但是这种成功存在矛盾,微观层面的可持续发展带来国家宏观层面的发展停滞。因此,作者提出如下3个建议,以实现援助效益的最大化。

(1)向上扩展的再构想。市场力量和官僚体制是实现向上扩展的2种有效途径,但是在严重脱轨国家却行不通。援助者和政府官员需要重新思考实现向上扩展的途径,如降低私人投资的交易成本、增强国内资源流动性和机制能力建设,尝试将地方发展项目的成功经验融入到国家层面。

(2)国家所有权的再定义。参与脆弱国家的新政要求援助国与被援助国政府合作,通过国家机构实现发展,但是援助国往往不愿与腐败或无能政府合作,导致被援助国增强政府体制机制建设的努力成为泡影。因此,援助国应该尝试与政府合作的新模式,如利比里亚内战时期,援助国与利比里亚政府在治理与经济管理援助项目上通力合作,双方在提高政府核心功能上实现责任和监督共享。

(3)结果导向测量标准的再思考。国际发展类组织将可测量的以时间为基础的标准作为减贫和发展的的衡量尺度。尽管这一标准对大多数国家的贫困测量具有积极意义,但却给严重脱轨国家带来问题,因为在严重脱轨国家,发展往往是非线性而缓慢的,且无法依据具体减贫成绩确定减贫阶段。因此,作者建议援助国给驻地工作人员更多自主性,以保证其灵活性且符合被援助国家的具体国情,改变以时间为基础的发展评估标准。

【作者简介】

Geoffrey Gertz,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博士后研究员。

Homi Kharas,全球经济与发展项目临时副主任。


发布时间:2018-03-13

相关资源

下载排行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公告|帮助中心|咨询建议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北三环中路甲29号院3号楼华龙大厦A/B座13层、15层 | 邮编:100029

联系人:王老师 | 电话:400-0086-695 | E-mail:database@ssap.cn | QQ:2475522410 | 您当前的IP是:

版权所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京ICP备06036494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07 新出网证(京)字094号(